您好,欢迎光临,本网站提供SEO关键词快速排名、网站关键词SEO优化、关键词排名SEO服务。

优化网站推广排名平台

SEO关键词快速排名优化关键词整站推广渠道

北京有哪些好?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27      浏览量:0
说不清三里屯是北京的好,还是不好。林晖是

说不清三里屯是北京的好,还是不好。

林晖是当年跟我一块来北京面试的朋友,我们住在团结湖地铁站旁边的一家青旅,到北京的第一个白天,我去百子湾一家刚成立两年的影视公司面试,他去东方广场的德勤面试,我俩的面试都失败了。

当天晚上,我跟他跑到三里屯著名的酒吧一条街,我俩都是第一次来北京,本来以为传说中的三里屯一定是个时髦、先锋、了不起的地方,结果刚一走进去,就被酒吧门口拉客的小哥围上来,一水的“ 帅哥来喝酒吗,没有最低消费 ”,每一家都是一模一样的说辞。

——啊,原来三里屯也会站在路边拉客人。

这就是当时特别没见过世面的我俩对三里屯的第一印象,当天我俩没有喝酒,而跑去海底捞花三百块钱吃了个火锅就回了青旅。后来,我在北京工作了三个月,就回家准备考研,考上研究生才重新又来了北京,林晖则一个人留在了北京,一直到现在。

他学历背景蛮好,但因为家庭缘故导致大三便只能休学,所以好的公司都没办法得到面试机会,即便得到了面试机会也大多只是陪跑,但他还是走到了IBM咨询的终面,当天面完以后,其中一位面试官在走廊里叫住了他, 告诉他以大三休学的背景是进不了IBM咨询部的, 但他很欣赏林晖,可以推荐林晖去另一家公司。

这就是林晖第一份工作的由来,很多人看《北京女子图鉴》看到女主角居然会遇到愿意借房子给她住的老板,都说很不真实,但那位推荐给林晖推荐工作的面试官就真的是那样的老板, 他把自己闲置在双井的小房子租给林晖住,每个月只收他800块房租, 一租就是两年,在他最初来北京的那段时间在工作上给了他很多帮助,却从未要求过回报。

“我也问过原因,他只说觉得我们有缘。”林晖说。

找到工作的那一晚,他请面试官去三里屯喝了一杯,一杯酒下肚后,他看着眼前红红绿绿的灯光,头一次觉得自己要在北京开始生活了。

面试官说:“ 哈哈哈,这才到哪儿,日子还长着呢。 ”

2

北京是一个充满了临时感的城市, 这里聚集了大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北京的年轻人,很多年轻人都说自己羡慕《老友记》里那种和好朋友一起住的生活,可在北京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很可能你的朋友换个工作,就要从百子湾搬家去回龙观,因为很可能过了年,你的朋友就不会再回来北京了。

大家每天都在面临着告别和离散,到处都是临时建立的友情、爱情,很少人能够拥有长期稳定的交友圈、朋友圈。

而在这个充满了临时感的北京城里, 三里屯又是最具有临时感的地方, 当你在这里喝起酒来,在那灯红酒绿里,仿佛就真的可以不用管明天是否到来了。

嘉琳家其实是对这种临时感体会并不深的那群人,因为她家就在北京,她跟爸妈一起住在团结湖,工作在德勤摩立特,基本每周都是在外地出差,周末才会回来北京,而每次回来北京,她都会去三里屯喝一杯,有时候是跟朋友一起,有的时候则是自己一个人。

我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一次采访,我问她平时都会做什么来缓解工作压力。她云淡风轻地说,跟其他女孩子一样啊,逛街、健身, 然后定期 喝酒。

我当时还有点吃惊地问她“怎么定期喝酒也能说得像是日常要做的事情一样”。

因为喝酒其实并不只是喝酒那么简单,三里屯那种“不在乎明天”的气氛才能真正让嘉琳放松下来,她的工作需要她时时紧绷、严谨,做战略与规划,可这种工作压力却是很难与人说的,而且就算说了,工作也还是在那里,压力也还是在那里。

所以,后来她也就不说了,都在下一杯酒里了。

3

这次采访跟林晖的采访就约在了三里屯,当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刚刚结束一个长达五小时的临时会议,上午老板告诉他下午要跟这边的德国客户做 presentation ,他临时准备了一个小时就硬着头皮仓促上阵了,等讲完时,外边天都已经黑了。

我们那天在一个露天的小酒馆碰面,当时坐在我们旁边的是对金色头发的外国情侣,坐下来后他小声说,他们为什么穿很厚也不会出汗呢。说完冲我笑了一下。

“你看这条街, 要是走在街头没有被拦住要街拍,那你就算是出门失败了。 ”他笑着说。

青青是林晖工作时认识的编剧,她是八年前来的北京,刚开始住在高碑店,没过两年就搬到了三里屯旁边的幸福三村, 当时她月薪一万二,房租就要六千, 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够真正地享受在北京的生活。

大部分影视、传媒公司都在这一块,从她住处出发,不出半个小时基本就能到达所有需要她出席的工作场合。她当年刚来北京工作,最开始借住在家在幸福二村的闺蜜家,第二天一早闺蜜去上班,她去面试,她要出门的时候看到闺蜜已经化了一个超精致的全妆。

“一大早的,谁看你啊。”她很是疑惑,结果一出门,她就后悔,整条街只有她自己素面朝天,满大街都是妆发完整、搭配精致的年轻男女,每个人都是一副随时准备被街拍的架势。

“当然了,就算被拦住要街拍,我也不会让他们拍的,但一定要被拦住,不然也太心酸了。”青青说。

可每天花两个小时打扮自己,就为了在街头被街拍摄影师拦一下,这到底有什么意义?青青不在意,这里的大家也不在意,美美地出门,就是意义,被人承认自己的美,就是意义。

在这里,大部分酒吧每两个月就会更新一次酒单,一切都崭新而临时,当然,有很多酒吧两个月就已经不见了, 比方说今年马上就要开张的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分店,曾经就是一间火热一时的夜店。

时移势易、斗转星移,在三里屯就是一个眨眼的瞬间。

青青至今都还住在幸福三村,但她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但那又怎么样,这不妨碍她继续生活在这里,没有人在乎天长地久的未来,只在乎今天出门的自己是否足够亮眼。

4

其实,往前数个几年三里屯都还远不是这副浮夸至死的样子,当时这里都还只是一片普通的居民区。

1995年,三里屯的第一家酒吧Jazz.ya在三里屯北街开业,2004年,三里屯第一家gaybar 目的地在工体西路开业,酒保问候熟客最常用的话是“好久不见,还在北京吗?最近怎么样?”

我采访的几个人说到三里屯时,都提到一个共同的关键词就是:放松,一种临场建立、不管明天的放松。虽然浮夸,但又非常放松,因为在这里,你随处都能遇到拥有五辆法拉利的美国人,他喜欢骑自行车过来喝酒,也随时都能和手提乌龟、正在乞讨的乞丐擦肩而过。

这里如同一个小小的乌托邦,夜色降临时,人人都能放心地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所以无论有再大的压力、再忙的工作,来到三里屯的夜晚,那就先全部忘记吧,明天会怎么样,那是明天的事,所谓“今朝有酒”说的便是三里屯的夜。

这里有全北京最堵的路和最暴躁的出租车司机,一道周末晚上,路上堵车的队伍可以长达一公里,因为那交汇处的红灯有三分钟,可绿灯只有三十秒,只有这区区的三十秒,你还要跟不遵市交通规则、乱闯红灯的行人周旋斗争。

曾经,在脏街还没有因为市容整改而消失的时候,有数不清的烧烤、麻辣烫、奶茶店……曾经在这里,一杯装在塑料杯子里的 Mojito 只需要15块,而一百步以外的酒吧里,装在玻璃杯里的 Mojito 则要40块。这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三教九流,人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处。

就如同这片鱼龙混杂又光彩夺目的地界,有钱没钱、三教九流都能和谐共处地找到自己的位置,共同渡过一个不管明天的快乐夜晚。

5

人人都说北京是追梦的城市,可只有三里屯才是这些追梦的年轻人真正能够释放自己的地方。

林晖会在疲倦地应付完德国客户后,来到露天小酒馆喝一杯存在这边的红酒,这是他最近难得不需要加班到凌晨的晚上。

嘉琳上一次过来是朋友帮她庆祝生日,在喧闹的酒吧里吹灭蛋糕蜡烛的时候,是她很少地觉得自己在真正幸福的时刻。

青青今天约了朋友在太古里吃饭,碰面的时候她说她在太古里北区,朋友说分不清南北,她说就是买不起的那个区,朋友立刻明白了她在哪里。

当夜色降临,他们不用再撑着妆容精致,不用再挤破头往上爬,不用再因为房贷、车贷、结婚、衰老而喘不过气来。

灯光亮起,酒杯端上, 只愿今夜永不结束,明日已无需到来。